军机、媒体一起上!美俄新一轮角力为何开辟新战场

近期,美俄紧张关系不断加剧。最新一起事件是美国五角大楼27日宣称,上周末,一架俄罗斯苏-30战机在黑海上空对美军一架P-8A“海神”海上反潜巡逻机进行了拦截,导致美军飞机“剧烈震荡”。对此,俄罗斯方面反击说,美军方对这一事件的反应是“歇斯底里”的。此前两天,普京签署“外国代理人”法案,对美国的“媒体战”发起反制。一系列事件表明:美俄之间的对抗,正进一步升级。

在这轮角力当中,除了传统的军事对峙手段之外,媒体成为新战场是一个引人关注的新特点。

这轮“媒体战”由美国首先发起:11月9日,美国司法部要求“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兼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在美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否则银行账户将遭冻结、在美公司主管可能被逮捕、该公司将无法继续在美国运营。

作为回应,俄罗斯迅速在11月25日修改《非商业组织法》中有关“媒体外国代理人”条款,规定俄政府有权认定某些外国媒体为“外国代理人”,这些媒体将与外国资金资助的非政府组织一样,在向俄罗斯公众发布任何消息时,都必须提及自己“外国代理人”的身份。同时,俄罗斯外交部公布了一份可能被指定为“外国代理人”的媒体名单,包括9家美国支持的媒体。至此,美俄之间的“媒体战” 正式打响。

细究起来,美俄角力扩展到国际话语权之争,也不令人感到意外。

近年来,俄罗斯全力打造的媒体集团“今日俄罗斯”和卫星通讯社大举进入西方社会,成为维护俄罗斯利益、质疑西方主流观点的平台。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经济体内部的经济和政治问题不断爆发,民粹主义兴起和市场调控失效使得西式的民主政治和自由市场唯一正确的“历史终结论”越来越受到质疑。俄媒经常采访被美国视为敌人和恐怖分子的人,并就西方政治中的一些敏感问题进行激烈交锋的辩论,在全球的影响力不断扩大。这被美国视为挑战了自身的国际软实力,比如美国广播管理委员会主席沃尔特艾泽克森认为,RT电视台是美国的“威胁”,美国国会应该采取应对措施。在这一背景下,美国开始收紧政策空间,限制俄媒的传播和经营空间。

其次,“媒体战”也是美国国内政治的斗争工具。自美国大选结束以来,围绕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报道就不断见诸美国媒体,相关的司法调查已经持续将近一年,仍然没有结束的趋势。越来越多的美国议员要求限制俄罗斯媒体的传播,认为应该采用较激烈的管理办法,比如效仿美方最新出台的电视政治广告管理法规,对俄知名的社交媒体公司采用广告买主实名制的方法。

种种迹象表明,限制外国媒体在美国的传播、实行更为严格的监管政策已经成为必然的趋势。美国国内建制派与特朗普之间的博弈领域已经超出政治、安全和外交政策,正在延展到媒体领域。换句话说,限制或制裁俄罗斯媒体不仅是国家影响力的竞争,也是特朗普与国会博弈的的副产品。

事实上,2014年乌克兰危机之后,美俄之间的“新冷战”逐渐成形,双方不仅在地缘安全上很难找到共识,在全球治理、经济全球化和地区一体化方面的分歧也日益明显。此次“媒体战”,可视为美俄矛盾已从地缘安全升级为价值观和意识形态领域之争。

在西方眼里,普京倡导的“可控民主”越来越远离西方主流的价值观,意识形态上的分歧已经成为双方沟通的主要困难之一。俄罗斯的主流媒体RT电视台、卫星通讯社不断挑战西方社会所谓的“政治正确性”,不断为中东、西亚、非洲等发展中国家弱势群体发声,内容涉及灾难、民生、宗教、种族、反恐等,比如伊拉克战后平民的困苦生活、阿拉伯民族的反恐斗争等,这些人道主义的另类报道吸引了大量观众的关注。同时,俄媒通过邀请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担任主持人、报道叙利亚反对派扣押联合国维和人员作为人质等事件,来揭露西方为颠覆巴沙尔政权而资助反对派,从而向西方受众提供了与西方主流媒体完全不同的解读视角。

实际上,当美俄政府决定将对方媒体认定为“外国代理人”,已经重开了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战。双方这一轮博奕,也为外界窥探大国关系提供了新的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