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高墙内外的“寻亲接力”

    12月18日上午10时许,北京市朝阳门南大街的司法部办公大楼指挥中心内,一场特殊的采访正在进行。

    这是一场视频采访,屏幕这头是多家媒体记者,另一头则连着福建省龙岩监狱。一番简单的开场白过后,镜头转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身上。他坐在一把椅子上,留着平头,脸庞瘦削,两只手合拢在一起,显得有些紧张。最特别的是,他身着一身灰白相间的囚服。这名男子就是最近备受社会关注的“服刑犯寻找亲生父母”事件的主人公——郑江(化名)。

    连日来,这场高墙内外的“爱心接力”感动了很多人。

服刑犯梦到自己被拐卖:一封信开启一场寻亲之旅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我想你们……”今年11月27日,一封来自高墙内的求助信,摆在了龙岩监狱监狱长陈庆荣、政委姜建农的案头。写信的人是在龙岩监狱三监区九分监区服刑的郑江,他在信中恳求民警帮他寻找亲生父母。

    在信中,郑江说他从小被拐卖,入狱以来,几乎没有一个亲人朋友来看过他。最近,他老是做噩梦,梦见自己的亲生父母在找他,但他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在哪里,他非常想念他们,无心改造,总是心烦意乱,甚至几度想了结生命。

    这封信引起了陈庆荣和姜建农的重视。他们决定由分管改造的副监狱长阙浙旺和监区长陈良周、分监区长钟华文就此事展开调查。

    据了解,郑江现籍福建南安,34岁。2006年时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郑江自有记忆起,现在的爸爸就没怎么管过自己,也不知道妈妈哪里去了,是爷爷把他拉扯大的。在他9岁时,最疼爱他的爷爷去世了,他被送到姑姑家里寄养。自此,郑江开始了浑浑噩噩的生活。

    梦到自己小时候被人抱走,联想到自己没有兄弟姐妹……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一个买来的孩子,这个结种在了他的心里。

    因为郑江是三无人员(无书信、无会见、无接济),所以管教民警陈林彬特别关注他的改造。最近见郑江常与同监的服刑犯发生摩擦,情绪低迷,他便加大了与郑江的谈心力度。在了解到郑江可能被拐卖后,陈林彬认真查阅郑江档案,托朋友多方打听,还利用休假时间到郑江户籍地派出所调查询问,但因时隔30多年,一直没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

    怎么才能解开深埋在内心的那个结?郑江颇为忐忑地给龙岩监狱领导写了上述的那封信。

    为了教育改造好郑江,监狱党委研究决定,同意帮郑江寻找亲人,继续拯救他的灵魂,助他早日新生。

各方汇入寻亲大军,过程一波三折

    寻亲消息一发布,立即在线上线下引发强烈反响。一时间,电话不停,留言不断。

    “寻亲消息发出20多个小时了,有好消息吗?”

    “有没有做过DNA鉴定?”

    “他会不会是我邻居郑阿婆丢失的儿子?”

    不少网友将“郑江寻亲”的爱心行动传播出去,短时间内就收到许多回复信息。

    “福建全省一万多名监狱民警,每人发动10个亲友为郑江寻亲,就会有10万多条寻亲信息,全国监狱民警职工共同出力,寻亲线索将不可估量。”福建省监狱管理局领导要求系统内民警职工群策群力帮助郑江寻找父母。全国司法行政系统干部职工和公众积极响应,数十万条寻亲消息广泛流传。

    寻亲过程一波三折。

    11月29日,按照陈林彬提供的地址,记者来到了南安市仑苍镇郑江的家。郑江的家大门紧锁。邻居一位阿婆说,郑江的养父到外地打工了,已经多年没有回家。当问及郑江是哪里人,是不是被人从外地拐卖来时,村民大都三缄其口。

    记者又来到了郑江姑姑的家,可是郑江姑姑家也是大门紧锁,一行人无功而返。

    “只要有一丝希望,就绝不会放弃。”为了教育改造郑江的需要,干警们不放弃一线希望。

    卖早餐的张大姐传来重大线索——最终,郑江与生母DNA鉴定结果比对成功

    “30年前,我的弟弟跟爸爸去赶集的时候失踪了,他的头上也有一块伤疤。我的老家在贵州黔西县一个小山村,报道中所说的黄土房子盖稻草和门口的稻田、小河跟我老家非常像,我家边上就是一个小集市!”

    在各方传来的消息被一个个否定后,11月30日,从福建晋江传来一条非常有价值的线索。一名卖早餐的张大姐致电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带着哭腔、操着一口浓重的贵州口音,这位大姐说她的儿子看到报道后将消息告诉了她,她认为郑江极有可能是其失散30多年的弟弟。

    “功夫不负有心人!”DNA鉴定等相关取证工作立即启动。此后,郑江激动得几乎整夜睡不着,几天下来瘦了近10斤。

    经过比对郑江与张大姐的母亲周阿姨的DNA鉴定结果,所有人都很振奋:郑江就是张大姐一家找寻30年的亲弟弟!

    “大海捞针,终于捞到了!”此刻,张大姐与母亲周阿姨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蹲在地上号啕大哭。

    “真的吗?不会出错?谢谢警官,谢谢警官!”当好消息传到监狱里,正在劳动改造的郑江眼泪夺眶而出。

    认亲见面会感人至深——郑江表示要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狱孝敬养父与生母

    12月14日9时许,郑江70多岁的老母亲和大姐、二姐早早就候在龙岩监狱“阳光工程”亲情会见室,一场认亲见面会即将进行。

    5分钟后,管教民警陈林彬带着郑江走了进来。

    望着眼前这位陌生、满脸皱纹的老人,郑江稍稍迟疑了一下,随后快步跑上前去,“扑通”一声就跪倒在母亲面前,不断哭喊着“妈妈、妈妈……”

    “我的儿啊!”此时,母亲也紧紧抱住儿子,老泪纵横,在场所有人为之动容。

    30年的骨肉分离,从贵州到福建,1800多公里路程,如今,郑江终于和亲人见面了。

    郑江的姐姐向监狱请求,父亲因癌症晚期刚过世两个多月,弥留之际再三叮嘱要继续寻找儿子。如今,可否允许将父亲的遗像带进监狱,让他们父子“再见一面”?

    龙岩监狱同意了她们的请求。

    郑江跪倒在父亲遗像前,咚咚咚咚磕着响头,泪流满面……

    祭拜后,温馨的一幕出现了。监狱民警端出了一个漂亮的大蛋糕。郑江的妈妈周阿姨说30多年没给儿子过生日了,今天要为儿子过一次特别的生日。

    点上蜡烛,所有人围成一圈,唱歌、许愿、吹蜡烛。

    郑江给在场的警官深深鞠了三个躬,连声道谢。

    两小时后,一场盈满泪水的认亲在依依不舍中结束,千叮咛万嘱咐之后,妈妈、姐姐和郑江依依惜别。

    “帮助郑江找到了亲生父母,感化了郑江本人,教育了一大群服刑人员,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多次拒绝张大姐酬谢的陈林彬说。

    “我一定认真改造,争取早点出狱,希望还能有时间来孝顺我的养父和生母。”在此次视频采访的最后,郑江眼含热泪,哽咽的话语中却透露出无比的坚定。

    据了解,因各方面表现突出,郑江目前已减至有期徒刑。

    还有好消息。陈庆荣表示,龙岩监狱正打算推行服刑人员传统节日离监探亲活动,届时将开展评估,如果郑江符合条件,会准许他过年回家探亲。

    (本报北京12月18日电 本报记者 靳昊)


新闻和活动

美旧金山一陪审团认定杀害华人家庭5人凶手罪名成立 | 三峡迎来一年最美季节满山红叶层林尽染


 

© 德马格起重机械(上海)有限公司 ; 沪ICP备1301358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