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手村医放弃退休坚守卫生室只看诊不要钱

吴华在诊所为病人开处方

吴华在为村民看病 本组图片由首席记者 钟志兵 摄

一头是乡邻一头是病母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首席记者 郑友

大足区东岳村,位于宝顶镇化龙水库深处,9个社住着1000多户共3000多名村民。37年间,村民们但凡有病痛,首先想到的便是乡村医生吴华。靠着划船和在山路间行走,吴华每天往返于乡邻和病母之间。两年前,商报独家报道其事迹后,引发社会强烈反响。日前,随着媒体的跟进报道,自幼右手残疾的吴华,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明星”诊所受追捧 村民爱来“蹭闹热”

两年前商报的报道,让吴华成为东岳村及周边家喻户晓的“明星”。昨日,记者再次来到大足区宝顶镇东岳村卫生室,对62岁的吴华进行了回访。吴华租来的房屋原本位于化龙水库岸边,因饮用水源治理,面临拆迁。

去年5月1日,吴华用200元/月的租金,将就诊场所搬到了现在的东岳村农民新居。一室一厅的1楼门面房,套内使用面积不到40平方米,没有显眼的招牌,门口摆放着健康教育宣传栏。

因年轻人大都外出务工,昨日上午11点过,东岳村农民新居显得有些冷清。除了麻将馆内娱乐的村民,差不多就数村卫生室最为热闹。

记者看到,1.5米出头的吴华身着白大褂,正在柜台里忙个不停。而村民们则络绎不绝地来到卫生室,多是70岁上下的老人。用村民们的话说就是,除了“蹭闹热”,有个三病两痛,马上就能请吴先生(当地对医生的尊称)帮忙看看。

虽然卫生室面积不大,但药品却摆放整齐,中药全在后排的大柜子中,西药放在前边的展示柜内,血压计一类的医疗仪器则摆在带锁的抽屉里。

上午11:30,快到午饭时间,村民们陆续回家。就在这时,75岁的魏朝荣婆婆佝偻着腰,在老伴姚勇富的陪伴下,来到东岳村卫生室。“我浑身痛,不舒服,感觉乏力得很。”

“先测血压。”吴华立即展开诊治。据了解,魏婆婆住在附近的慈航村1组,走路过来要15分钟。满打满算,老人已和吴华接触了近5年,这两年几乎每天都要来。对待这位熟悉的患者,吴华知根知底。

望闻问切不到一分钟,处方就开好了,症状栏写着“少阳表症”。红枣、党参、枳壳……一副中药配下来,总价11.58元,吴华没有收取诊断费。

出门时走得急,魏婆婆忘了带钱。“没啥,你先拿回去吃。”吴华扶着老人出诊所时,还不停地叮嘱着:“要多喝温开水,娃子们不在家,平时走路要慢一点。”

在魏婆婆离开后,因8岁的孙子得了咽炎,58岁的代应芬又前来求助。吴华开了两天共6次的药物,只收了6元钱。

“你会不会收少了?”代应芬善意地提醒。“没啥,也不得亏个啥。”吴华乐呵呵地回应。

据吴华介绍,在平时的诊疗中,他秉持西药治疗、中药巩固的原则,费用大都控制在20元以内,不少都是10元左右。诊断,则一律分文不取。

截至中午12点,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前来东岳村卫生室的村民超过15人。

花3500元造艘铁皮船

下午两点过,简单吃过午饭的吴华,好不容易处理完了最后一个患者,坐在一旁听着大家摆龙门阵。就像掐准时间了一样,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夏应芳丈夫打来的,说老伴突然胸闷得厉害。他也是老病人了,今年75岁,我得过去看看。”吴华随即提着血压计和装满药物的医疗箱准备出门。虽然没下“逐客令”,但诊室内的村民们都识趣地纷纷往外走。

化龙水库距离东岳村卫生室大约500米。吴华一路小跑,顾不上擦去额上的汗珠,铁皮船在湖面激起浪花,向湖对岸的东岳村4社目的地驶去。

东岳村环绕着水库,如果要深入库区出诊,沿着水库绕行,则至少要两个小时以上,坐船则快得多。2009年,为使库区深处的乡邻们能得到及时诊治,吴华花400元买了一艘二手木船。后来,木船虽经不断修补,但在2014年仍彻底报废。吴华一咬牙,花3500元买来材料,请人帮忙焊接了现在的这艘铁皮船。

吴华经检查,发现夏应芳是血压突然偏高,老人在服用了降压药后,病情稳定了下来。吴华在叮嘱其家人让病人注意饮食后,开了片剂药留下。

吴华:我只是一名普通乡村医生

吴华今年62岁,行医37年。按照政策,他本应该退休了,却依旧坚守在东岳村卫生室。

“说‘坚守’有点夸张了。”吴华乐呵呵地表示,他会一直把乡村医生这个行当干下去,“直到我走不动的那天为止”。“我每个月有1200多元的补贴,儿子也已成家立业,这些钱足够我们老两口和86岁患类风湿的母亲的开销了,我很知足。”吴华说。

1980年,吴华被招为大足县第一批乡村医生,并被推荐到卫校村医学习班脱产学习半年,取得了乡村医生资格证书。第二年,村卫生室开张,也是从此开始,他背着医药箱,开始了行医路。迄今,已是第37个年头。

吴华坦言,自从媒体报道后,虽然自己有了“名人”的感觉,但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不管有多少人认识我,我依旧只是一名普通的乡村医生。”

同时,吴华也希望村里能有一个接班人,在他不能划船出诊的时候,还能继续拉起这根生命线。

卫生院院长:他近几年分文未收出诊费

昨日,记者从大足区卫计委农卫科了解到,现在全区共有乡村医生898名,吴华的出诊条件算是比较艰苦的。

宝顶镇卫生院院长陈勇表示,按照政策,乡村医生出诊还可以收取4元钱/人次的诊疗费,但老吴近几年来分文未取,除了收取基本药物费外,村民的求诊都当作是义务。对于生活困难的村民,老吴更是连药费也不收,有些村民写下欠条,也不去追讨。

乡邻:吴华医生善良到不肯谈钱

昨日下午4时,吴华出诊归来,诊室门一开,照例有不少村民前来。看到有记者采访,村民们的话题也转移到了吴华身上。大家七嘴八舌中表达的都是一个意思:“吴华是一位善良到不肯谈钱的医生。”

儿子:他常走山路却舍不得买皮鞋

35岁的吴佳骏是吴华的独子,现任《红岩文学》杂志社编辑部主任,青年文学作家。

“我多次劝他到主城来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但都被拒绝了。”吴佳骏说,父亲的理由是,自己当了一辈子的乡村医生,习惯了,乡邻们也离不开他。

昨日,记者采访期间,吴华仍旧穿着胶鞋,家头还晾晒着一双筒靴。对此,吴佳骏的解释是,父亲节约“有点过了头”,总说常走山路穿皮鞋有点奢侈,其实他是不舍得买皮鞋。

2015年2月6日,也就是在商报独家报道吴华的感人事迹后,吴佳骏以《我的“先生”父亲》为题,在《光明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回忆自己父亲的点点滴滴,异常感人。

“我是被毒蛇咬伤后死里逃生,才开启从医之路的。”吴华说。时间要回溯到51年前,当时只有11岁的吴华被烙铁头(当地毒性最大的蛇类)咬伤。经过长达3年的治疗,吴华的性命算是保住了,但他的右手只剩下了变形的无名指和小指,手掌也消失了,留下残疾。

“只有经历过,才懂得病人的痛。”行医37年来,吴华为村民提供医疗服务,夜里行走深山急诊已习以为常。因86岁的母亲不习惯城镇生活,不愿搬下山来,他为此每天划船、行走山路,往返于乡邻和母亲之间。

记者进行为期两天的跟踪采访后,2015年1月30日,商报独家对吴华的感人事迹进行了报道,被新浪、搜狐、网易等全国多家知名网站转载,引发全国网友高度关注。

随即,吴华获评阿里公益“天天正能量”活动第80期全国一等奖,商报和阿里公益为其联合颁发10000元奖金;很快,吴华的名字出现在第33期“重庆好人”榜,隶属敬业奉献类。紧接着,《人民日报》以《因为热爱,所以坚持》为题,对他的事迹进行了专题报道。

基地培训名校访学专题研修名师送教

中昊教育在线课堂解决方案

专为老师、学生打造,着眼于服务全球的业务网络,让在线课堂无处不在。

中昊教育在线课堂行业应用实例

不同的业务场景,相同的实时互动,中昊教育在线课堂帮助您打造专属的在线课堂。

  • 全国客服热线

    (工作日:9:00 — 22:00)

    138-0904-0367

  • 客服QQ:100120885
  • 客服邮箱:100120885@qq.com

    关注我们

  • 关注微信订阅号
  • 下载中昊教育在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