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书记敛财230余万元纪委首度披露案情始末

社区书记是党在社区工作的领头人,职务虽不高,扮演的角色却很关键。如果在履职过程中不能谨慎用权,被利益所迷惑,往往就会滑向违纪违法的歧途。

今年11月8日,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九堡街道牛田社区原党委书记周岳甫受贿一案。周岳甫因受贿230余万元,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起因就是拆迁过程中的那点“权”。

值得一提的是,这起案件是杭州江干区监察体制改革后,该区监委首例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同时也是杭州市第一例宣判结案的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近日,杭州市纪委首度披露该案案情始末。

两封匿名举报信 牵出一桩要案

“……购买商品房低于市场价30万。”“……以几万的低价购买一辆本田二手车。”

2016年2月,杭州市江干区纪委区监委信访室接连收到了2封反映江干区九堡街道牛田社区原书记周岳甫低价购车、购房问题的举报信。虽然都是匿名举报,但举报内容详实,既有时间、地点,也有主要事件。

这让江干区纪委区监委领导觉得举报有料,必须重视。于是,该信访举报初查初核的任务交到了第三纪检监察室。

然而,在走访调查中,并没有发现周岳甫名下存在举报中所涉及的商品房和轿车。似乎举报内容失实……但多年来的工作经验让负责初核工作的第三纪检监察室副主任杜伟民隐隐觉得,此事不如表面看到的一般简单。

举报中的房产和车辆会不会与周岳甫家人有关?带着这个疑问,杜伟民和同事调查了周岳甫的家人和亲属,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心态失衡” 官商勾结权力变现

周岳甫担任牛田社区基层干部二十余年,在当地有着相当大的话语权。他所辖的九堡街道牛田区块是近十多年来杭州江干区拆迁进程中的一块热土,楼盘林立,还有多处市级区级经济园区。看着身边的企业主们越来越富裕,周岳甫的心态开始失衡,逐渐产生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想法。

2002年,当地人沈某和两个朋友得知牛田区块有块地要招商,盘算着拿到土地建造厂房出租赚钱,以后如果拆迁还可以分到拆迁安置费。但是该地块属于九堡科技园,不是高科技企业不能入驻,怎么办?他们找到了时任牛田村书记的周岳甫,希望由他来出面协调解决,并口头约定给予周岳甫一定比例的干股作为报酬。

思想防线出现松动的周岳甫很快便被利益所俘获,他代表牛田村以引进高科技企业的名义,将沈某的三元电子公司推荐给上级部门进行立项报批。最终,三元电子获批6层楼共计4300平方米厂房,但他们并不满足。周岳甫又给沈某出主意,把边上的地一起圈进,违章搭建钢棚用于出租,若干年后拆迁还可以获得赔偿。鉴于感谢周岳甫在整个事情中的运作,沈某等人决定兑现承诺,给予周岳甫10%的干股,由沈某代持。

事实上,周岳甫非常清楚,这家三元电子公司和高科技完全不沾边,甚至连实际的经营能力也不具备,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全在土地上。2010年,九盛路要扩展延伸,三元电子公司的违章建筑部分被征用。时任村书记的周岳甫代表牛田村参与了征迁补偿的协商,他隐瞒实情,把违章建筑说成了历史遗留问题,沈某的公司因此获得了约660万元的补偿款。

从2009年开始,三元电子公司陆续进行了几次分红,周岳甫从中共分到了120万元。由于当时快从书记的岗位上退下,他便筹划利用这笔非法资金将干股变为实股,以后可以名正言顺地享受分红。周岳甫对办案人员辩解称,个人实际只拿到了70万元,其余的50万元是自己在公司的股本金,竟然无视这所谓“股本金”来源的非法性。

以权谋利 让辖区企业帮妻子缴社保

以权谋利,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要把自己手中的“权”持续演化为“利”,周岳甫对辖区内有利可图的企业自然不会放过。企业送上的超市卡,笑纳;朋友到辖区内某知名服装企业买衣服,周岳甫大方地说“随便拿,我会去结账”,实际上事后并未支付费用。

妻子的社保,也被周岳甫挂靠在辖区内的一家缝纫机企业,实际费用都由该企业支付。2008年,得知这家缝纫机公司即将转卖清算,周岳甫找到企业负责人,要求他们把妻子的社保费用一次性缴到退休,这一缴就是3.7万元。

据统计,2007年3月至2008年1月,该缝纫机公司为周岳甫的妻子缴纳社保金共计约4.3万元。对于缝纫机企业以发工资的名义给他的5000元,周岳甫也照单全收,全然不顾妻子没有在企业上过一天班的事实。

欲壑难填 明显低于市场价购车购房

在周岳甫的观念中,这些都属于“小钱”。所以他便把权力的黑手伸向了房子和车子。

香槟湾花园是在牛田区块开发的一个楼盘。2007年,周岳甫找到该公司负责人提出买房要求,但此时取得预售证的房屋均已售罄。经协商,房产公司同意将一套当时还不能上市交易的限制房源提前预定给周岳甫,周岳甫交了2万元预约金。2009年,房源解禁了,此时房价较三年前已经大幅度上涨,但是周岳甫仍以2006年第一次开盘时候的售价买下了这套约100平方米的预订房。

为了规避风险,在签订购房合同的同时他们又补签了一份预定协议,协议中约定了房屋的总价,并把签订时间写为2006年9月。纪委工作人员表示,这一做法并不符合规范,限售房不能买卖和预定,要等到解禁后根据当时的市场价来确定房价的,而不是所谓的提前预定价格。

经过价格认定,周岳甫香槟湾花园的这套房屋2009年价格为每平方米14688元,而周岳甫实际购买价仅为每平方米6698元,也就是说,周岳甫的买入价比市场价低了近80万元。

对于另一家在牛田区块开发项目的房产公司,周岳甫经常以参与拆迁工作的名义向该公司借用一辆本田雅阁轿车使用。

到了2009年,项目进入扫尾阶段,周岳甫以车改为名,向房产公司提出把这辆车“处理”给他。该公司为此特意找了机构评估车辆,当时市场价值10.2万元,但是考虑到周岳甫在项目前期开发的阶段,协调村民关系、青苗补偿等方面提供的帮助,经公司董事会商议,决定以2万元的价格将车辆卖给周岳甫,周岳甫欣然接受。

“留置”取代“两规” 高效清理基层蛀虫

周岳甫在忏悔录中写道:以前认为拿钱才是受贿,买点便宜货,不算受贿;社保、车子房子认为都是正常的。想想这些钱,又不是从老百姓口袋里拿出来的,都是老板给的,我拿了也没什么关系。自以为手中有权,想要办的事情都能办到,没有想到“不该做的事情不能做,不该拿的钱物不能拿”的原则。

一个社区书记,看似处在“权力链”的末梢,却演化出了一场权钱交易的丑剧。有利益就沾,有好处就要,周岳甫看似精明,实则糊涂,身为党员干部,把宗旨、纪律抛之九霄云外,出事只是迟早。苍蝇虽小,但是侵害的是基层群众的利益,啃食的是党的执政根基,所以坚持全面从严治党,必须严肃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让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

从今年7月28日江干区纪委监委对周岳甫采取监察留置措施,到11月8日法院开庭审理,仅用了104天。这样的“高效率”,也充分体现了监察体制改革后,党委统一领导下的反腐败工作更加权威、高效,打击腐败效率更高,威力更强了。


顶部 客服 联系 扫描 底部
联系我们关闭

公司名称:众邦机器集团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371-85026398

手 机:13838397968

邮 箱:fensuishebei@163.com

地 址:中国·郑州·郑上路315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